它来了

阳光偷偷的流进了窗台

窥探它隐藏的芬芳

是否还带有着熟悉的味道

伸手,抓住的是景里的灰

仿佛沉封了许久的塔

没有光,也没有方向

只有一层又一层的灰

弄残了手,染花了脸

只有天空还挂着它的微笑

只是我们都忘了抬头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