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要


以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案例分析阐述权是一项独立的知识产权,是权利持有人对其布图设计进行复制和商业利用的专有权利,在日常集成电路布图设计运营管理中的需要注重的具体享有布图设计的复制权、商业利用权的专有权和运用其转让、许可的方法,谈及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从主从客体的侵权行为、保护途径的相信情况。


关键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运营管理;保护 


一、何谓集成电路布图设计

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是指集成电路中至少有一个是有源元件的两个以上元件和部分或者全部互连线路的三维配置,或者为制造集成电路而准备的上述三维配置。

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权是一项独立的知识产权,是权利持有人对其布图设计进行复制和商业利用的专有权利。布图设计权的主体是指依法能够取得布图设计专有权的人,通常称为专有权人或权利持有人。

二、案例分析

基本案情:

原告华润矽威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矽威公司)享有PT4115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被告南京源之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之峰公司)与案外人华润半导体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半公司)订立协议开发1360集成电路。被告对原告销售的PT4115芯片进行了反向剖析,形成1360集成电路的布图设计,提供给华半公司,获得10万元设计费。华半公司委托第三方生产1360管芯并优先销售给被告,被告将管芯封装后,编码成6808、6807等系列集成电路向市场销售获利50915.06元。原告遂诉之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停止侵害原告PT4115芯片布图设计专有权,销毁侵权产品;2、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100000元及诉讼费。

法院认为:

被告与华半公司协议开发1360集成电路,却未经原告许可,通过反向剖析的手段,全部复制了原告涉案PT4115集成电路布图设计,并提供给华半公司进行商业利用,其行为构成对原告PT4115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的侵害;同时,被告为商业目的,销售了含有其非法复制的布图设计的集成电路,也构成对原告PT4115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的侵害。判决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PT4115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的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共计236535.06元。

点评:

20世纪80年代以来,集成电路逐渐成为信息产业的核心和支柱,作为集成电路产品核心技术的布图设计在整个产业中的地位日益重要,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一个国家现代化发展水平。本案是全国第一例通过判决方式认定被告行为构成侵犯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的案件。该案的裁判,在证据固定、权利内容的理解、权利保护范围的确定、侵权判定的原则及方法、侵权责任的确定等方面进行了深入有益的探索。该案在2010年11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举办的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保护制度研讨会上作了重点介绍。本案是人民法院加强对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进行司法保护的具体体现,同时也为此类案件的审理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与样本。

三、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权运营管理

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的内容

复制权,商业利用权。布图设计专有权,是指通过申请注册后,依法获得的利用集成电路设计布图实现布图设计价值得到商业利益的权利。

复制,是指重复制作布图设计,或者含有该布图设计的集成电路的行为。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的复制权实际上是重复制作含有该部图设计的集成电路。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人有权控制未经许可的商业复制行为。

商业利用,是指商业目的进口、销售或者以其他方式,提供受保护布图设计、含有该布图设计的集成电路或者含有该集成电路的物品的行为。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的商业利用权是指专有权人为商业目的而利用布图设计或含有布图设计的集成电路的权力。

布图设计权的行使的内容

布图设计权的转让,就是权利人将其全部权利转让给受 让人所有。根据我国《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保护条例》的规定,转让布图设计权的,当事人应当订立书面合同,并向国务院知识产权部门登记并公告。

布图设计权的许可,根据《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保护条例》的规定,布图设计权利人可以许可他人使用其布图设计。许可他人使用其布图设计的,当事人应当订立书面合同。受保护的布图设计、含有该布图设计的集成电路或者含有该集成电路的物品,由该布图设计权利人或者经其许可投放市场后,他人再次商业利用的,可以不经布图设计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

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既不同于版权,又不同于专利或商标,但其保护制度既具有部分版权保护的特征,又具有部分工业产权,特别是专利权保护的特征。布图设计专有权与著作权相比更具有工业实用性,这是一般著作权作品不具有的;同时其独创性又是一般专利产品不具有的,而且又允许反向工程,具有其自身特征。从保护期限看,也仅有10 年,且创作完成15 年后将不受保护,符合其技术更新较快的特点。特别值得指出的是,条例允许“平行进口”。

根据条例第24 条[1]  规定,“受保护的布图设计… ,由布图设计权利人或者经其许可投放市场后,他人再次商业利用的,可以不经布图设计权利人许可,并不向其支付报酬。”而按照条例第2 条规定,商业利用是指“为商业目的进口、销售或者以其他方式提供受保护的布图设计… 的行为”。从而,按照条例的规定,只要布图设计合法投放市场后,权利在全世界用尽,可以不经再次许可而进口、销售等。

四、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权的保护

我国于2001101日施行的《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保护条例》,立法目的是为了保护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鼓励集成电路技术的创新,促进科学技术的发展。该《条例》规定了主体、权利取得方式、权利内容、保护期限及权利限制五个部分的内容,以下对其中部分内容作简要介绍。

主体部分

为达到鼓励集成电路技术创新的立法目的,《条例》贯彻了著作权法上的保护作者权利的原则,规定布图设计专有权通常由布图设计的创作人享有;多人共同完成的,根据民法中的共有原理,由参加创作者共同享有。对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布图设计专有权的归属,则兼采尊重意思自治与保护创作人利益的方法,即双方有约定的从约定,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专有权由受托人享有。由于集成电路产业迅猛发展,制造工艺日益复杂,依靠单个创作做出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布图设计较为困难,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立法参照专利法上职务发明模式,规定由布图设计完成人所属的法人享有专有权,但我国《条例》对此未作明文规定。

客体部分

《条例》限定了受保护的布图设计的条件,即独创性。专利法规定的独创性要求受保护的技术发明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技术进步,但布图设计往往达不到这种创造性承担,所以《条例》将独创性界定为“是创作者自己的智力成果,并且在其创作时该布图设计在布图设计创作者和集成电路制造者中不是公认的常规设计”。我国台湾地区19958月公布的“集成电路布局保护法”第l6条也有类似表述:“本法保护之电路布局权,应具备所列各款要件:一、由于创作人之智能努力而非抄袭之设计。二、在创作是就集成电路产业即电路布局设计者而言非属平凡、普通或习知者。以组合平凡、普通或习知之组件或连续线路所设计之电路布局,应仅就其整体组合符合前项要件者保护之。”

布图设计仅是集成电路制造的一个中间产品,要保护专有权人的利益,就必须从保护其复制权与商业利用权人手。布图设计专有权人经济利益的实现主要依靠布图设计的权利人对受保护的布图设计的全部或者其中任何具有独创性的部分进行复制。《条例》第2条对复制进行了界定,即重复制作布图设计或者含有该布图设计的集成电路的行为。布图设计权的另一重要内容是商业使用权,商业使用权的主要权项集中于进口权、销售权及发行权。除复制和商业利用以外,对于未经权利人许可而进行的其他行为,《华盛顿条约》还允许缔约方将其确定为违法。TRIPS36条规定的商业利用范围,除布图设计、含布图设计的集成电路之外,还将范围扩大到含有上述集成电路的物品,其范围最广。《条例》的第2条也采用了TRIPS的三层保护模式,对含有布图设计的集成电路的物品也予以保护。